王贵松:以公民的知情权审视信息公开的制度实践

时间:17/12/30 08:57:02作者: Admin 点击:


     
      王贵松,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政府信息是公共资源,申请公开应该是不问主体、动机、目的、次数的。从理论上说,根据《宪法》保障的公民知情权,只要存在政府信息,就可以依法申请。
      公民为了看似很小的一件事情就发起行政诉讼,但他背后的诉求是他的公民权利。一个看似很小很琐碎的信息却可能引起连锁反应,产生巨大的效应。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从2008年实施,到现在已经九年多。整体来讲,《条例》具有良好的实施效果,既让公民时不时地想到去申请信息公开,也让政府在公开信息问题上感觉比较头疼,这说明这个法在现实当中已经发挥了一定作用。
      但在实施中,《条例》也产生了一些阶段性的问题,比如当下社会对“信息公开”的期待和《条例》规定之间的不协调;有的地方政府对信息公开工作还存在一些抵触情绪……
      “信息公开”本来的作用应该在于促进政府的透明化,让行政运营得到民主监督。但在现实应用中,有的公民或其他组织把它作为救济个人性权利的一种迂回手段。实际上,个人性权利的保障本应该从行政复议、行政诉讼中获得。这些途径失败后,他们会尝试以信息公开的形式继续进行。于是就会给负责信息公开的行政机关带来一定的压力。
      这样来看的话,社会对“信息公开”的期待有两种,一是政府信息的公开透明化,保障公民的知情权,这是公共的职能;一是让权利受到侵害的个人获得他们本应该在行政程序中了解的信息,这是服务于个人权利的救济。两种功能的交叉影响下,就可能使制度的运作会产生偏差,原告方就可能得不到期望的结果。
      ▌为什么政府会感觉为难,有的公民会感觉受到阻碍?
      那为什么在实际操作中,政府有时候会感觉到为难,老百姓有时候又会认为《条例》不太有用呢?
      刚才提到“信息公开”有保障公民知情权的功能,是服务于公共利益的。至于在个人利益层面,在普通的行政程序中——例如在行政处罚或者行政许可过程中——想掌握相关信息,当事人有阅览卷宗的权利。
      现行立法中,阅览卷宗权主要规定在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