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女性出国参加女权主义大会是种什么体验

时间:18/01/12 16:35:47作者: Admin 点击:


     
      残障女性出国参加女权主义大会是种什么体验 11:23 来源:女权之声 作者:六六 就在不久前,我去泰国玩耍了一圈。虽然出发的那个早上北京的雾霾导致飞机起飞延误,但是当10小时后,我落地前从飞机的小窗口看到普吉岛的碧海蓝天白云,内心还是雀跃不已。小小的接机大厅,不宽的马路,不够气派却精致的房子,海风吹呀吹,湿热又清新。
     在泰国的旅游区,随处可见障碍者使用的无障碍卫生间。没到一个新地方,我总是要关注一下厕所的问题,我认为一个城市的厕所可以看出这里的文明和平等程度。但是后来当我到了我清迈参会以后,才了解到东南亚山区的无障碍设施,还需要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我的这次泰国之行,是为了参加第三届APFF。亚洲太平洋地区各国的女性权益工作者均有参会,这是一个认识妇女权益保护与发展领域专家和经验丰富行动者的好机会。而我,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残障女性工作者,跑来“蹭会”了。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大规模的国际性会议,亚太地区350多名女性权益工作者参加了此次论坛。她们中间,有欧洲面孔,有东亚面孔,南亚面孔,穆斯林,印度面孔……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不同地区、种族的人聚在一起。比起很多参会者几十年的工作经验,我在这个领域工作才两年而已,但是在这里,我确实认识了不少人生的伙伴,也收获了很多深刻又动人的故事。
     


     第三届APFF现场,照片由作者提供
     奔跑吧,少女
     首先要说一位金色头发的塔吉克斯坦姑娘,我先称她为J。J是典型西方人的长相,在土耳其上学,17岁,从吉尔吉斯坦流亡过去。因为未成年,土耳其的国际公益组织提供给她了受教育的机会和救助,而她的故事,要从逃离沿袭千年的传统——“抢新娘”开始。抢新娘——顾名思义,绑架新娘,在吉国的成年男子喜欢上中意的女子,就抢来当老婆,而这大多数是在女方完全陌生的情况下。
     14岁的时候,J遭遇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抢亲”。她说对方是一个比她大十来岁的男生,因为西方人的长相看起

------分隔线----------------------------

推荐内容